<button id="8rtgi"><acronym id="8rtgi"></acronym></button>

<tbody id="8rtgi"><noscript id="8rtgi"></noscript></tbody>
<button id="8rtgi"><acronym id="8rtgi"><u id="8rtgi"></u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  1. 首頁 > 新聞頻道 > 河南

          新聞線索在線提交

          荷 馬 的 囚 徒

          來源:大象新聞·東方今報 2022-12-21 17:36:55
          • 關注官方微信

          • 天天315維權

            劉向陽,作家,代表作有神話史詩《格薩爾》、英雄史詩《渥巴錫》和長篇小說《太歲》。因為執念于史詩創作,人稱“荷馬的囚徒”。日前,劉向陽在線接受了粉絲的提問。特將此次問答整理出來,以饗讀者。

            一,粉絲問(以下簡稱問):神話史詩《格薩爾》和英雄史詩《渥巴錫》這兩部作品跟時代不搭啊,您為什么選擇如此小眾的題材呢?

            作者答(以下簡稱答):2016年9月,我偶然得知英國坎農格特出版社在全球四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發起“重述神話”的項目,加盟的作者甚至包括諾獎得主。重慶出版社是“重述神話”活動的大陸唯一合作機構,策劃出版了藏族作家阿來的長篇小說《格薩爾王》和蘇童重述“孟姜女哭長城”的故事《碧奴》。

            我當然無緣盛舉,但是格薩爾的民間話本激發了我重述其為成長類型史詩的野心。重述的《格薩爾》不依賴之前的源起和框架,將已知設定全部歸零,在雙重環境下重新建模:使重構的人物既落腳在實的歷史中,又出沒在虛的神域里。

            創作《渥巴錫》的緣由說來更為有趣。我在網上淘到一本承德詩人創作的長詩,描寫蒙古土爾扈特部于1771年回歸祖國的英勇事跡。令人驚訝的是這部作品竟然創作于上世紀八十年代,我被這位老詩人的激情折服,更被土爾扈特部九死不悔追求自由的精神所征服?ㄈR爾在《英雄和英雄崇拜》中將英雄分為神靈英雄、先知英雄、詩人英雄、教士英雄、文人英雄、君王英雄等類型。其實,每個追求自由和幸福的個體和民族都不愧為英雄,而《渥巴錫》突出的民族團結的主旨在當今更是不容回避的主題。這兩部史詩并非與時代不搭,而是很登對。

            文學不僅記錄人類成長,更能提升人類精神。每個民族都希望譜寫昨天、今天和明天的鈞天雅樂,史詩無疑是眾多載體中的首選項。史詩本指以荷馬的《伊利亞特》和《奧德賽》為濫觴和圭臬的詩歌體裁,中國沒有這種文學形式。創作之初,我并不囿于史詩研究者和理論家們所指認的文體參數,而是廣征博采,力求創新。你看我的手,這是一雙笨拙的勞作之手,我憑著熱愛和勇氣投身荷馬的門下,無師認領的學徒也好,無力自拔的囚徒也罷,雖說妾身不明,但是我堅持披沙瀝金,一點一點地雕琢文字中的山川風物。

            《格薩爾》和《渥巴錫》這兩部史詩的篇幅較長,人物眾多,情節復雜,兩部作品耗時近十年。說實話,我這個“板凳坐得十年冷”的素人,也積累了三招五式的心得,這里按下不表。(笑)

            二,問:文化市場上快消品大行其道,何苦做乏人問津的滯銷品呢?

            答:哪個書寫者沒有被人間煙火熏得灰頭土臉?經濟社會要求一切活動的成本盡量低,收益盡量高,變現盡量快,于是人人追求現世報,無人在意千秋功。但是,對于立志攀登語言和勇氣巔峰的先驅者來說,現實可以窘迫,理想可以逼仄,心態卻不敢扭曲,行止也不能背叛,人格更不能異化。這樣,他們才配高擎著浪漫主義的牙旗,統率萬千單詞沖鋒陷陣,最終占領現實主義的城頭,釘牢用理想和懺悔鑄成的族徽。這話一點兒也不弄虛作假,因為只有實踐才能體會得到個中滋味。

            三,問:史詩還活著嗎?追求史詩創作是否更像一種癔癥?

            答:史詩不但是活的,而且見風就長,因為時代更新,詩人常新。哪個時代的詩人不渴望創造出獨一無二的意象和傳之后世的篇章?因此,書寫者更得有強大的精神支撐,準備給歷史和當下做活證。史詩作為一種文體始終在持續演化,不斷涅槃,這是與時俱進,這是趣味多元,不是冥頑不化,更不是刻舟求劍。

            對我這個“荷馬囚徒”而言,《格薩爾》和《渥巴錫》這兩部史詩不是畢業論文,而是模擬小考。既然從第一個逗號落筆了,就不會以第一個句號了尾;更多花式和更新花飾的甲葉正在反復淬火,我將用它們鍛造一副炫目的輕甲抵擋暗箭,當然,也足以屏蔽來自背后的口水。

            四,問:史詩是否必然包含梳理和厘清集體記憶的主旨呢?

            答:您真敢問。像我這種衰年變法的老童生回答這般高大上的問題,不恰恰是給批評家奉上不知輕重的證據嗎?(笑)

            不過,哪個時代沒有談論和呼喚史詩呢?史詩承載著民族的敘事母題,建立在高瞻遠矚的反思和悲天憫人的預警之上。對史詩的回避,源于書寫者的精虧神虛,他們沒有勇氣也缺乏智慧去面對和闡釋現實的B面。他們逃避、調侃和解嘲,他們一退再退,用躊躇滿志和言不及義來掩蓋內心的玉體橫陳和唯唯諾諾。同時也得明白,不是每個詩人都能譜就史詩,宏大敘事不是宏大野心催熟的。

            有人總結說,原始時代產生創世的英雄史詩,文明時代產生精神的反思史詩。這話依我看,前一句是經驗,后一句是盼望。您認為呢?

            五,問:您下一步的創作方向和作品有何規劃?

            答:從晚清到今天的兩個甲子里,這塊熱土上,隨便一個人物隨便一樁事件隨便一個年代都是文學的富礦。歡樂和憂傷、懷疑和選擇固然得濃墨重彩,彼時和此時的困頓和猶豫、失誤和懺悔更需要大書特書。太多的沉疴亟需急方,太多的傷痛盼望緩釋,豈不正是需要書寫者真誠以待、全力以赴和為之獻身的嗎?

            我希望我的作品,無論虛構還是寫實,都能引發讀者“愛與自由”的共情,這也是我所有作品的主旨。

            “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,仍舊是一粒;若落在地里死了,就結出許多子粒來。”讓我來,我敢于做先行者,樂于在嘲笑和質疑中,從沃土里無畏地拱出芽來,承受罡風雨露的恩典。謝謝!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朱永華
          有新聞想爆料?請登錄《今報網呼叫中心》( http://www.vino-please.com/call)、撥打新聞熱線0371-65830000,或登錄東方今報官方微信、微博(@東方今報)提供新聞線索,聯系郵箱:jinbw2004@126.com。
          • 時政
          • 河南
          • 社會
          • 民生
          • 財經
          • 教育
          • 行業
          • 綜合

          東方今報|資源手冊|呼叫中心|聯系我們|版權聲明|法律顧問|廣告服務|技術服務中心

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05 - 2020 JINBW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      制作單位:東方今報·今報網編輯部  版權所有:東方今報社

          關注我們
          a片在线观扇
          <button id="8rtgi"><acronym id="8rtgi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  <tbody id="8rtgi"><noscript id="8rtgi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      <button id="8rtgi"><acronym id="8rtgi"><u id="8rtgi"></u></acronym></button>